您好 ,欢迎来到TOAFRICA聚焦非洲网!
会员中心 登录 免费注册

中国经济环境:宏观风险不容忽视

日期:2014-02-04

标签: 中国经济, 中国经济环境

摘要: 未来一段时间,我国宏观经济主要面临两大风险:一是欧洲债务危机恶化,二是国内投资增速的下滑。面对风险,既要充分重视、做好预案,也不能陷入恐慌、急于放松货币政策。

  未来一段时间,我国宏观经济主要面临两大风险:一是欧洲债务危机恶化,二是国内投资增速的下滑。面对风险,既要充分重视、做好预案,也不能陷入恐慌、急于放松货币政策。加快改革应是政策首选。

中国经济环境:宏观风险不容忽视

中国经济环境:宏观风险不容忽视(图1)

  欧洲债务危机愈演愈烈。希腊问题尚未得到解决,意大利、西班牙等欧元区核心国家的问题又日益凸显。图1显示,意大利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在较长时间内的峰值都是5%,今年7月份初突破这一峰值后迅速攀升,11月9日首次超过7%。11月12日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被迫辞职,形势之严峻可见一斑。受总理更换的影响,意大利国债收益率一度回落至7%下方,如今又超过7%,说明问题不是靠换总理就可以解决的。

  目前的意大利看起来相当于2010年初的希腊,局势濒于失控。与意大利一样,希腊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在危机前较长时期内的峰值也是5%。该收益率在2010年初相继突破5%和7%,此后希腊不得不寻求外部援助。由于外部援助并不容易拿到,希腊国债收益率持续攀升至如今接近30%的水平。在2010年初,较少有人能预料到希腊的局势会恶化得如此之快;有了希腊的前车之鉴,如今在展望意大利的未来时不得不悲观一些。

  短期国债比重较大使得意大利尤其脆弱。过去三年中意大利每年拍卖4,300-4,600亿欧元国债,其中有一半是一年期以内国债。短期国债比重较大通常有利于降低利息负担。但是在融资环境发生巨变的情况下,短期国债比重较大意味着融资成本更容易变高。比如同样是一万亿欧元规模的国债,如果100%是十年期国债,那么平均每年只要融资1000亿欧元。当国债收益率陡然变高时,只有新融资的1000亿欧元支付更高的收益率,其它存量国债不受影响。如果上述一万亿欧元100%是一年期国债,那么这些国债在一年内到期后进行再融资时都要支付更高的收益率,利息负担很快大增。

  一旦意大利如希腊般倒下,其后果要远比希腊严重得多。意大利经济规模接近于希腊的七倍,是全球第三大国债市场,政府债务规模2010年底为1.84万亿欧元,与GDP的比率约为120%。如果说希腊还是欧洲及IMF愿不愿意救助的问题,那么意大利就是欧洲及IMF能不能救助的问题。欧洲央行已经出手在二级市场购买意大利国债,但仍无法阻止其收益率的攀升。

  更让人担忧的是,德国以外的其它欧元区国家也在步意大利后尘。西班牙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超过6%。法国、奥地利和比利时国债收益率上升。危机的蔓延使得欧洲央行不得不放松货币政策,通过购买成员国国债向市场投放更多流动性,甚至可能继日本、美国之后实行量化宽松。不过在此过程中必然会遭到德国的强烈反对,欧洲债务危机难免长期化、曲折化。

  欧洲债务危机不仅仅是未来的风险,它对我国出口的影响已经初步显露。一方面,我国对欧洲出口直接受到冲击;另一方面,其它经济体也会受到欧洲债务危机的影响,我国对这些经济体的出口也会受到间接冲击。今年8月份我国对欧盟出口同比增速为22.3%,全部出口同比增速24.4%。但随后我国对欧盟出口同比增速大幅下降到9月份的9.8%和10月份的7.5%,全部出口同比增速下降到17.0%和15.8%。由于对欧盟出口占到全部出口的20%左右,从8月到10月,对欧盟出口增速的下降约能直接解释全部出口增速下降的35%。如果考虑间接途径,该比重还会增加。上述数据是名义增速,在扣除价格因素后,对欧盟出口的实际增速在10月份已处于零左右。随着意大利等国形势的恶化,对欧盟出口增速还会继续下降。

  与出口不同,我国投资还比较稳定。然而在未来一段时间,基础设施投资和房地产投资作为两种重要固定资产投资,都面临增速下滑压力。这是我国宏观经济面临的内部风险。基础设施投资的压力一方面来自地方融资平台的整顿,一方面是因为在某些地方已经出现基础设施的过度建设。房地产投资的压力来自房地产市场的调整。在房价明显超过居民可承受能力的情况下,政府实施了限购等空前严厉的房地产调控政策,再加上以反通胀为目标的货币紧缩,房价终于出现一定程度回落,与此同时,房地产销售也陷入同比负增长,房地产开发企业现金流比较紧张。

  这必然会对未来的房地产投资产生不利影响。不少人希望,保障房投资的增长可以对冲商品房投资的疲软。这在短期有可能,但难以长期持续下去。按照规划,保障房在房地产市场中的份额仅为20%左右,可谓独木难支。在保障房以公租房为主的情况下,保障房建设资金压力也非常大,明年保障房建设目标也将下调。因此,未来房地产投资增速将出现回落,甚至不排除出现急剧下降。这是房地产市场调整对于宏观经济的主要冲击。金融系统则不会受到特别大的挑战,因为房地产相关贷款所占比重有限、购房首付比例较高、银行资本实力较强。

  目前货币政策没有大手放松的必要。虽然通胀压力明显缓解,但通胀仍处高位;虽然经济出现一定回落,但从工业增加值增速来看还基本正常。更重要的是,货币政策只是短期管理工具,滥用货币政策会导致严重的长期后果。为了应对外部环境的恶化以及内部投资的下滑,可以加快改革。改革措施在支撑短期经济增长之余,还能实现经济结构调整,可谓长期短期兼顾之举。

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Digg Sina Weibo RSS Feed SiteMap XML Print